長津湖——豐碑

日期:2021-10-06 09:26:50 編輯:hd888 瀏覽: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水墨三合 
一排排志愿軍戰士
俯臥在零下40℃的陣地上仿佛“冰雕”群像這是電影《長津湖》中的畫面也是抗美援朝戰場上真實的場景

△電影《長津湖》劇照
1950年中國人民志愿軍開赴朝鮮戰場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真實的戰場有多慘烈?這些親歷老戰士的講述令人震撼

△電影《長津湖》劇照
 01 
哪怕是凍死我也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在長津湖戰役中擔任阻擊美軍任務的志愿軍有連隊全員凍死在陣地上他們以戰斗隊形散開,臥倒在雪地中人人都是手執武器的姿態怒目注視前方,沒有一個人向后堅持到最后一刻成為人民軍隊歷史上最為悲壯的“冰雕連”

△“冰雕連”(資料圖)
戰后打掃戰場時有人發現烈士宋阿毛留下的一張卡片上面寫著:“我愛親人和祖國,更愛我的榮譽我是一名光榮的志愿軍戰士冰雪啊,我絕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冰雕連”戰士宋阿毛手寫卡片(資料圖)
是什么樣的精神和信仰支撐著這些年輕的志愿軍戰士寧愿凍死也絕不暴露目標或許從周全弟老人身上能找到答案

△周全弟老人
長津湖戰役中年僅十幾歲的周全弟失去了雙手和雙腿他們進入朝鮮時由于戰事緊急,來不及換裝只穿著一件薄棉衣和膠鞋熬了三天三夜
在第四天清晨周全弟和戰友們終于聽到了沖鋒的號角但意外也在這時降臨到了他身上“我爬不起來了凍僵了,沖也沖不動看到戰友往前沖我眼淚簌簌地往下流”沒能和戰友們一起沖向敵人也成了周全弟一生的遺憾

△周全弟軍裝照
因為四肢嚴重凍傷再也無法參加戰斗周全弟被送回了東北的醫院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周全弟的截肢手術甚至沒有打麻藥16歲的周全弟失去了全部的四肢“拿槍我拿不了了”這句話令人痛心

△電影《長津湖》劇照
 02 
零下40℃,凍掉指頭再痛也不哭……”
今年96歲的老軍醫于芝林也曾親歷抗美援朝長津湖戰役他回憶:
一進朝鮮,飛機每天轟炸我們走的路,上空都是飛機犧牲的戰友遺體都找不到。”

△長津湖戰役(資料圖)
于芝林哽咽:“當時零下40℃手捏著鐵,皮膚粘上去了再拿下來,就要掉一塊皮我們把被單白色的一面反過來披著,利于隱蔽臥在雪山中,忍饑挨餓不能動”

△于芝林年輕時
當年,24歲的于芝林作為師醫院院長和戰友夜以繼日救治傷員“戰斗結束那天醫院一天就收到了2800個傷員手指、腳趾頭被凍掉的,截肢的太多了這些戰士大都是20多歲小的只有16、17歲但是沒有一個哭的,再痛也不哭。”
據史料記載那一年的長津湖地區又恰逢50年不遇的極寒第9兵團進入朝鮮的第一天就凍傷了800多人而于芝林在戰場上也被炸傷了右腿留下了一輩子的殘疾
 03 
土豆凍得像石頭班長放在胸口焐熱給戰士吃”
強度太大、氣溫太低、肚子太餓
艱苦程度超過長征。”戰場上,除了沖鋒一線戰士們的浴血奮戰后勤保障工作同樣危險重重1950年10月至12月期間閻福斌擔任志愿軍第20軍文化教員在長津湖戰役中負責運送傷員和后勤保障工作。

△志愿軍戰士閻福
因為物資貧乏土豆成了戰場上的珍貴食物但極端的低溫使土豆被凍得很僵硬宛如一塊塊堅硬的石頭“為了讓戰士們吃上暖和的食物一位叫王法禮的班長將土豆一個個放在自己的胸口焐熱。”這樣的戰友情一輩子刻在了閻福斌腦海里。

△青年時期的閻福
04
打完了,后輩就不用打了…”
長津湖地區有一座公路橋是志愿軍人員、物資運輸的生命線也是美軍重點轟炸目標時任志愿軍第20軍高炮營副排長的吳茂和所在部隊的任務就是誓死保衛公路橋

△年輕時的吳茂和
今年已101歲的吳茂和印象最深的是1950年12月4日的一場戰斗那天剛拂曉,監視哨報告5架敵機正向公路橋襲來“負重傷的觀測員跟我說:‘排長,我看不見了,快找人替我’隨后,一下子倒在我的肩上。”
吳茂和回憶:“我顧不上悲傷接過他手中的測遠機指引炮手跟蹤射擊一直打到敵機逃竄。”

△長津湖戰役(資料圖)
戰斗勝利后吳茂和把3名犧牲的戰友掩埋在附近的山坡上“一片一片的墳頭有名字的很少,大都是無名烈士他們都長眠在朝鮮。”說起這些,吳茂和濕了眼眶:“無名英雄,四字重千鈞??!”

△志愿軍戰士吳茂和
是他們用一次次堅守換來今天的一切正如電影《長津湖》中的一句臺詞“我們把該打的仗都打完了我們的后輩就不用打了”

△電影《長津湖》劇照
網友紛紛感動淚奔:“歷史往往比電影情節更殘酷”“沒有你們用生命堅守就沒有我們的現在”“請放心,這盛世如您所愿!”“致敬英雄!”



05 
那群最可愛的人祖國不會忘記
據1988年公布的官方資料,此一戰,第九兵團戰斗死亡7304人,傷員14062人,凍傷傷員30732人,總減員52098人。
據美軍公布的資料,美陸戰一師戰斗傷亡4433人,凍死凍傷7313人。
此一戰,第9兵團重創陸戰1師,團滅美軍主力加強團——北極熊團,成功將朝鮮東北部戰線推進到興南、元山地區,迫使“聯合國軍”由進攻轉入防御,從根本上扭轉了朝鮮戰局。
然而,美軍也把長津湖之戰視作驕傲的資本,頒發了17枚榮譽勛章、70枚海軍十字勛章,是美軍戰史上為一次作戰頒發勛章最多的一次。這種大張旗鼓的粉飾,就像陸戰一師師長史密斯撤退時,說的那句名言:“見鬼!我們不是在撤退!我們是在換個方向進攻!”
無論美軍如何粉飾,但自此朝戰之后,世界軍界流傳這樣兩句話——
誰想跟中國陸軍打仗,一定有病。”(麥克阿瑟)
不要同中國軍隊在地面上交手,這要成為軍事家的一條禁忌!”(蒙哥馬利)

71年前中國人民志愿軍沖鋒在前用血肉之軀在中國邊境立起一道鋼鐵長城用錚錚鐵骨照亮了祖國萬里山河
71年后山河無恙,人民安康那群最可愛的人祖國不會忘記致敬英烈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編輯:田力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