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西域,美妙無(wú)疆

日期:2019-01-20 19:57:16 編輯:hd888 瀏覽: 次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解西域,了解新疆,一次奇妙的旅行,請跟隨我的腳步,一起了解新疆這篇神秘的領(lǐng)域。

羽中SHHYZH

旅拍風(fēng)光攝影師

擅長(cháng)風(fēng)光、建筑、人文攝影

Getty Image 簽約攝影師

JOY極羽攝影創(chuàng )始人

影述攝影俱樂(lè )部資深講師

微博:@羽中SHHYZH

 

利用勞動(dòng)節期間的假期,和朋友一起安排了一次8天的出行,來(lái)到了心心念念很久的北疆,用鏡頭去尋找壯美的自然風(fēng)光。說(shuō)實(shí)話(huà)8天的行程出游北疆實(shí)在太短,為了能夠合理安排時(shí)間提高出片效率,我們的行程主要是圍繞天山山脈的一段自駕小環(huán)線(xiàn)。

 

行程安排

Day1:上海-烏魯木齊-奎屯

Day2:奎屯-獨山子大峽谷-紅山大峽谷-奎屯

Day3:奎屯-果子溝大橋

Day4:果子溝大橋-賽里木湖

Day5:賽里木湖-瓊庫什塔

Day6:瓊庫什塔-那拉提

Day7:娜拉提-奎屯

Day8:奎屯-烏魯木齊-上海

 

 

這段環(huán)線(xiàn)的風(fēng)光概括來(lái)說(shuō)就是:雪山、湖泊、峽谷、草原、針葉林…一般而言要看到這么多特色的風(fēng)光,可能你要去上好多個(gè)國家才能辦得到。但在天山山脈腳下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當然,這也是一直以來(lái)新疆那么吸引著(zhù)我的原因。

 

關(guān)于器材

SONY a7R3+MC11轉接環(huán)+ Sigma 14-24mmArt F2.8+ Sigma 24-105mmArt F4

Sigma 14-24mmArt F2.8作為適馬新出的超廣大三元,超高的鏡頭解析力足以消化風(fēng)光機A7R3的4200萬(wàn)像素。14段超廣的視角非常適合拍攝宏偉的自然風(fēng)光,而F2.8的大光圈在拍攝星空的時(shí)候也很給力。

Sigma 24-105mmArt F4作為我這次出行的日常掛機頭,除了需要用到超廣才能拍攝的場(chǎng)景之外,其他無(wú)論是一些小廣角場(chǎng)景還是中長(cháng)焦風(fēng)光,利用這支鏡頭都能拍攝到,出片效率非常高。

 

獨庫公路-獨山子大峽谷

217國道,俗稱(chēng)獨庫公路,是從獨山子到庫車(chē)的公路。這條線(xiàn)路穿越天山山脈,一路上可以看到各種雪山、峽谷、高山湖泊等景色,號稱(chēng)中國最美的一段公路。但是很可惜,5月份的獨庫公路基本處于冰封的狀態(tài),只有從獨山子出發(fā)的開(kāi)頭一小段處于可行駛狀態(tài)。雖然沒(méi)走全獨庫,但這開(kāi)頭的一小段也讓我們感受到了獨庫的美。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6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60s | ISO 100

 

為了拍攝日出來(lái)到獨庫公路,意外的發(fā)現日出時(shí)刻又是月落時(shí)刻。從雪山上落下的滿(mǎn)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利用24-105mmF4Art的長(cháng)焦端拍攝了月落天山山脈的場(chǎng)景。長(cháng)焦下畫(huà)面壓縮,月亮的大小在畫(huà)面中的比例適中,而且臨近日出天色漸亮,正常曝光下也可以清晰地拍出月亮表面的細節。同時(shí)日出時(shí)候的天空顏色層次豐富,是創(chuàng )作的好時(shí)機。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 1/40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8 | 1/125s | ISO 100

 

在獨庫公路起始位置的獨山子大峽谷,是由河水沖出天山后切割獨山子平原所形成。在天山山脈腳下這類(lèi)景色不足為奇,因為數不勝數,而這些之中最壯麗的當屬位于奎屯以南40多公里處的紅山大峽谷。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 1/250s | ISO 100

 

發(fā)源于天山山脈的安集海河,通過(guò)常年的沖刷在天山北坡下形成了沖積扇,切出了如此規模宏大的峽谷,讓這塊地方形成了雪山,峽谷,平原這樣綺麗的風(fēng)光組合。日落時(shí)刻我們來(lái)到了紅山大峽谷,斜射的陽(yáng)光將峽谷切割成了明暗兩塊。要將此處的完美的景色全部收納,就需要利用到14-24mmArt的14mm端來(lái)取景。構圖上將V字型的峽谷置于畫(huà)面中央作為前景,可以看出大峽谷是畫(huà)面中最出彩的部分,因此我適當地減少了天空在畫(huà)面中的占比。在這樣壯麗的景色下心曠神怡,所有煩惱煙消云散。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 1/250s | ISO 100

 

因為紅山大峽谷實(shí)在太美,第二天日出我們起了個(gè)早,從奎屯一路驅車(chē)又來(lái)到了這里看日出。旭日初升照亮了雪山,染紅了一片云,讓我們再一次為這里的景色所震撼。由于日出的紅云主要集中在畫(huà)面的左側,右側的天空相對平淡,因此比起前一天的日落構圖上我改變了畫(huà)面的中心,取景稍向左了一些。另外后期的時(shí)候我又對畫(huà)面進(jìn)行了二次構圖,剪裁后只保留了紅山大峽谷光影最美的一部分。

 

果子溝大橋

在新疆伊利的果子溝中矗立著(zhù)一座人類(lèi)建筑的奇跡——果子溝大橋。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 1/250s | ISO 100

 

清晨我來(lái)到了大橋旁的一座山坡上進(jìn)行拍攝。雖然已經(jīng)5月,但這邊的高海拔加上陰冷的天氣,讓山上的溫度降到了0度一下。像這樣一個(gè)陰郁密布的清晨,一般來(lái)說(shuō)是不適合風(fēng)光拍攝的,不過(guò)時(shí)不時(shí)還是會(huì )有些許陽(yáng)光從云間射出,或許照亮一塊遠處的山峰,一片山腳的樹(shù)林。攝影就是光的藝術(shù),作為風(fēng)光攝影師來(lái)說(shuō)就是需要抓住這些瞬間,或許乍看之下非常的不起眼,但利用24-105mmF4Art的長(cháng)焦端放大拍攝后遠處的光影令人驚喜。在寒冷的陽(yáng)光下,果子溝大橋更添莊嚴感,讓人肅然起敬。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在利用長(cháng)焦進(jìn)行創(chuàng )作是一定要注意選擇一個(gè)適當的快門(mén)速度,避免因為手持抖動(dòng)而產(chǎn)生畫(huà)面模糊的情況。上圖里我將相機ISO設為400之后,快門(mén)速度便達到了1/250s。像這樣在陰天或其他弱光時(shí)刻創(chuàng )作的情況下,可以適當的提高相機的ISO或者放大光圈,從而獲得一個(gè)安全的快門(mén)速度。

 

賽里木湖

與果子溝一山相隔的距離就是著(zhù)名的北疆明珠——賽里木湖。驅車(chē)行駛在高速公路上一個(gè)轉彎就看到了藍藍的湖水和遠處雄偉的雪山。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賽里木湖邊的建設非常完善,有一條完整的沿湖公路,一路上可以欣賞賽里木湖的風(fēng)光,充分享受自駕樂(lè )趣。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沿湖公路上車(chē)輛少,車(chē)速也慢,如果想拍照可以隨時(shí)在路邊停車(chē)。而一些路段能找到像上圖這樣的一條筆直公路,道路盡頭是宏偉的雪山,非常適合停車(chē)拍攝一張公路自拍,為旅途增加回憶。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賽里木湖占地458平方公里,這樣大的面積下湖兩岸的天氣可能完全迥然不同。我們從晴空萬(wàn)里的東岸一路行駛到陰云密布西岸。臨近日落時(shí)刻,陽(yáng)光從云中射出,在陰暗中露出光明,仿佛神祗降臨。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像這類(lèi)場(chǎng)景下畫(huà)面的光比會(huì )非常大,如何正確的測光是每個(gè)攝影師都需要考慮的問(wèn)題。上圖中我讓相機對射光部分進(jìn)行測光,使畫(huà)面中的亮部曝光準確。這雖然導致了整張照片中欠曝的暗部過(guò)多,但明暗對比也正好引導了觀(guān)者將視覺(jué)中心放在遠山的射光以及池塘射光倒影這些精彩的元素上。從最終的成像效果上來(lái)看,適度的欠曝無(wú)疑更加凸出了照片的亮點(diǎn)。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4月的時(shí)候賽里木湖還是結著(zhù)冰的,雖然到了5月基本都化了,但還是會(huì )有很多碎冰,隨著(zhù)浪濤被沖到湖邊。我們很幸運,看到了非常難得一見(jiàn)的自然現象——冰浪。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14 | 1/3.2s | ISO 100

 

這是我以前從來(lái)都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的景色,湖浪夾雜著(zhù)無(wú)數的碎冰發(fā)出沙沙的響聲非常的好聽(tīng),讓人難以忘懷。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2.8 | 1/30s | ISO 640

 

我們運氣還是不錯的,等到了晚上陰云散去,星空出現,利用14-24mm F2.8Art這支超牛逼的星空頭,為這幾天自駕的車(chē)拍一張星空合照。在賽里木湖的那天晚上天空中是有月亮的,月光的照耀下天空會(huì )呈現暗淡的青藍色,同時(shí)月亮也會(huì )為照片中的地景進(jìn)行補光,所以說(shuō)有月光的夜晚是非常適合拍攝星空。不過(guò)需要額外注意的是,滿(mǎn)月照耀下的天空可能太亮,會(huì )導致無(wú)法拍到星星的情況,所以一般來(lái)說(shuō)半月以下的夜晚最為合適。為了讓照片更加生動(dòng),我打開(kāi)頭燈放在車(chē)前照向星空,配合三腳架進(jìn)行長(cháng)曝光后就得到了上圖中的射光的效果。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2.8 | 1/30s | ISO 640

當然自拍裝逼照也是必不可少的。這一次利用暖色的頭燈,放在胸前的地面照向自己打出輪廓光,讓人形更加清晰的同時(shí)也為照片增加了暖色調,與藍色的夜空形成冷暖對比。超廣角及中心構圖拍出了道路的延伸感,適當的仰角拍攝增加天空在照片中的占比。星空蒼穹之下人類(lèi)或許是渺小的,但只要你愿意仰望星空,那么夢(mèng)想就是無(wú)限大的。

 

 

瓊庫什塔

在瓊庫什塔會(huì )讓人產(chǎn)生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jué)。來(lái)到這邊的山路非常不好開(kāi),所以這塊地方少有人問(wèn)津。但也正因為如此,瓊庫什塔的景色非常原生態(tài),牧民生活在山巒之間,埡口下樹(shù)木叢生,抬頭便能看見(jiàn)的雪山氣勢恢宏…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日落時(shí)刻我選擇了順光拍攝雪山。隨著(zhù)太陽(yáng)的落下,陽(yáng)光會(huì )越來(lái)越暖,呈現金黃色。順光下金色的陽(yáng)光最終會(huì )照亮雪山的山頂,可以拍攝到日照金山的場(chǎng)景。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當然,將鏡頭對向太陽(yáng)落下的地方也未嘗不可。雖然西面的山脊不如東面的雪山看起來(lái)壯觀(guān),不過(guò)逆光方向日落時(shí)刻的天空更為絢爛,被陽(yáng)光整個(gè)染為金黃色。長(cháng)焦取景后抓住太陽(yáng)從山脊落下的瞬間,記錄下了所謂的夕陽(yáng)無(wú)限好。

 

那拉提

北疆游玩的最后一站那拉提草原,由于時(shí)間關(guān)系我們在那里只是匆匆一瞥,去了那拉提的綠元寶看了一個(gè)日落。但其實(shí)那拉提非常的大,時(shí)間不夠沒(méi)有玩遍比較可惜,期待二刷。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500s | ISO 100

 

SIGMA 24-105mm F4 DG OS HSM | Art

F4 | 1/6s | ISO 1250

 

綠元寶是山上的一大片草原,在這里有著(zhù)許多牧民放養的牛,可以非常近距離地接觸到他們。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2.8 | 1/30s | ISO 1000

 

日落之后夜色降臨,與賽里木湖的那天晚上不同,那拉提的夜沒(méi)有月光照耀,所以天空的顏色更深,呈現的星星也更多。但相應的,地景如果不進(jìn)行額外的補光則會(huì )漆黑一片。不過(guò)此時(shí)此刻,漆黑一片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平緩的山脊,零星的針葉林,仰望星空的人形…這些漂亮的輪廓作為剪影再為合適不過(guò)。日落的余暉依舊浸染著(zhù)地平線(xiàn),讓天空的色彩如此繽紛。我將相機iso調到了1000,同時(shí)利用14-24mmArt F2.8的大光圈,長(cháng)曝光30s后拍出了天空中這些漂亮的色彩。那一夜我們站在草坡上仰望星空,相信若干年后依舊會(huì )想起這里的景色…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