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陽輝:蒙洼拾春(散文)

日期:2024-04-19 17:01:18 編輯:hd888 瀏覽: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告別雪花飛舞的冬日,迎來草長鶯飛的春天。立春一到,風便溫柔起來。蒙洼借“吹面不寒楊柳風”之力,往四處散發請柬,盛邀人們賞春,我自然不會錯過這美好時刻。選一個春陽溫煦的日子,就帶著愛人驅車前往。
      從阜陽驅車沿著S252省道南行,過了中崗的四里湖,便到了我的家鄉——安徽省阜南縣蒙洼蓄洪區。“東風隨春歸,發我枝上花。”在蒙洼,春天唱主角的永遠是油菜花。它們分立在道路兩側,微微弓身,伸展臂膀,花已俏立枝頭,吐出芳顏,絢爛無比,正傾出滿腔熱情,迎接八方游客。
       在我心里,蒙洼的春,是繽紛的、雀躍的、明媚的、新鮮的。是一場目光、聲響、氣息、味道與觸感共振的氛圍之約。顏色的繽紛,香氣的裊裊,鳥鳴的婉轉,暖陽的和煦……各種“治愈心靈”的春日元素,都在這里悄然蘇醒、蓬勃。
       蒙洼的春,就像一陣風,綠色隨風散落在各個角落。新生的芽、翠綠的葉、輕盈的香和濃郁的綠,撲面而來,灌醉我的眼睛。堆疊成片的色彩,為蒙洼大地裹上繽紛的霓裳??梢哉f,每一個色塊都讓人溫暖。
       我和愛人一路走,一路與蒙洼的生靈打招呼。春野向陽,萬物生長,鳥雀歡悅。田埂上,“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草兒,不管不顧地探出頭來,用綠色裝點著大地,也裝點著寂寞的鄉村。綠油油的麥苗,每一株都像上了蠟一樣,泛著光澤,特別有精神。飛翔的燕子,舉高眺望的目光,將鳥鳴懸掛在春的枝頭;登枝的喜鵲,嘰嘰喳喳,提高報春的嗓門;白鷺喜歡做獨行俠,翅膀抖落水珠,輕輕盈盈起落,仿佛在展示天生麗質的美。站在田野里,仿佛置身于深闊田園的溫暖懷抱,感受著春天的繽紛和生機。
       蒙洼的天空,也純凈的可愛。大小不一的風箏,興奮的扭動著腰身,不帶一絲憂郁。時間如此的茂盛,歲月的靜好里,已聞到花朵的味道。鮮活的氣息告別寒冷的過往,在春風中有心收集快樂的人們,都會長出一雙春天的翅膀。
        我和愛人不知不覺來到一個莊臺前,這里似乎還有上次來時留下的足跡,感覺特別親切。冬日的枯黃已經不見了,醒來的蒙洼有著明朗潤澤的底色。風景因為有了色彩,變得生動了許多。
       人常說“春江水暖鴨先知”,可我發現,蒙洼的春天卻是柳樹最有發言權。春柳,報春的使者。河塘清澈明亮,像極了少女的眼眸。那褐黃的柳條,春心萌動,攢滿對春的思念。無數條奔騰的葉脈,都網起不同的情愫。柳樹,肩并肩,一眼望不到頭,向著一切生命舞蹈。滿臉的笑容連同整個身體,都醉倒在蒙洼的春潮里。
      枯黃的蘆葦,頂著隔年的蘆棒,蔭在薄暮的天色里,散著銀灰的光。如蹲下細看,葦根處早已生出許多嫩芽。莊臺周圍許多樹木仍在冬眠,但我確信它們還在做著春的夢。
      這個美麗的莊臺就是阜南縣曹集鎮利民村西田坡莊臺。據村民王今桂介紹,莊臺始建于1953年,1991年加高加固,形成了現在的安全莊臺,現有居民24戶51人。早年間,莊臺一度墻挨墻,房挨房,出入難,灰塵揚,人們活得很憋屈。后經政府環境整治,如今成為了休閑、娛樂、體驗和享受田園風光的好地方。我們走著看著,不知不覺來到一個廣場旁,只見幾位老人正悠閑地曬著太陽、嘮著家常。狗兒乖巧地趴在主人的腳頭,時不時的抬起頭,仿佛在聆聽他們的家長里短。這溫馨的畫面,讓我的心微微顫動一下,頓生一絲羨慕。這里的民居設計風格較為獨特,既有鄉村的質樸,又不失現代的雅致。白墻黛瓦,同周圍的魚塘綠地相映成趣,給人清凈與舒適的感覺。
       一年之計在于春。農民最講究節氣,豈能貽誤時機?于是,冬眠的拖拉機蘇醒了,翻卷著溫潤的土地。田野里,村民躬身耕耘的樣子,依舊謙卑而虔誠。耕種、打理和收獲的汗水,滋養和澆灌了一望無際的田野。土地托起了希望,也托起村里人的春天。透明的大棚、寬闊的魚塘、白色的小樓、高聳的水塔、平坦的瀝青路和村民臉上燦爛的笑容,都在敘說著曾經發生的故事。
        昔日的蒙洼,那種“下雨天,泥巴路難走,糞便到處流;刮風時,灰塵迷人眼,垃圾滿天飛”的憋屈和無助,已成歷史。今天的莊臺變了模樣,水通了,路寬了,燈亮了,莊美了,人的精氣神更足了??梢哉f,如今的蒙洼大地,一草一木,一花一葉,都綻放出新的希望。
        蒙洼的春天來了。蒙洼是我的根,是我永遠的驕傲。蒙洼的變化,讓我倍感欣慰。我衷心祝愿,蒙洼鄉親在新農村建設的大道上繼續闊步前進。

作者簡介:程陽輝,筆名,阿保,安徽阜陽人,現為中國散文學會、四川省散文詩學會、阜陽市作家協會、潁州區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西部散文選刊》《散文詩世界》《青年文學家》《精短小說》《初中生學習指導》《安徽青年報》安徽學習平臺等媒體,偶有作品獲獎。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