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章:玉蘭花開香滿院(散文)

日期:2024-05-20 19:02:19 編輯:hd888 瀏覽: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我所在的阜陽市潁東區老年協會院內有幾棵白玉蘭樹,枝繁葉茂,參天挺拔,四季綠葉盎然,粗壯的就像一位壯年男人,正當年富力強,充分展示著它的豪邁之美。
        立夏過后,玉蘭花競相開放。玉蘭花分白玉蘭、紫紅玉蘭,黃玉蘭?;ㄩ_數朵,單表一枝。我最獨愛的就是白玉蘭。我悉心觀察過。玉蘭花開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先是有一個個花蕾,就像棉花的花苞,青翠欲滴,慢慢在葉間展開,不幾日,花蕾裂開,慢慢舒展,露出葉片,花芯就像蝴蝶的須子,在陽光、空氣、晨露的滋潤下,完全綻放,由淡黃色逐漸變成鵝黃,再變成純白色,潔白如玉的花朵在微風中搖擺,在綠葉間游動,像剛出水的荷花,妖艷多姿,美不勝收。又像一朵朵蘑菇云籠罩在玉蘭樹的青枝綠葉之間,玉蘭花芯成了一個圓錐形的青色小球,牢牢地坐在花葉里,野蜜蜂在花間舞蹈跳躍,蝴蝶也飛來湊熱鬧,一只只小鳥飛來飛去,鳴叫著清脆悅耳的歌聲,讓人賞心悅目,頓覺身心舒暢,就像喝了一壺老酒,夢幻般的陶醉。
      滿樹玉蘭花有含苞待放的、有剛生出嫩苞的、也有半開半閉的、完全張開的,點綴的玉蘭樹就像一個愛打扮的美少女。清晨,幾棵白玉蘭就像披上了一襲薄紗,陽光輕拂,藍天下的朵朵玉蘭花,好似流水的白云,在高遠的天空中演繹著童話般的故事。此時的玉蘭樹伸展著枝條,寬大的綠葉上捧著一朵朵潔白如雪的花朵,似珍珠玉器,大概玉蘭花就取決于潔白無瑕的白玉,晶瑩奪目,毫無顧忌的綻放在碩大的綠葉之間,每一朵花瓣都凝結著精氣神,亭亭玉立,裊裊身姿,風度翩翩。白玉蘭的雅韻高潔,這不僅美化了辦公環境,更重要的是使人開心快樂。我們老年協會在二樓辦公,碼字看書累了,我愛在走廊里走動,從東到西走十個來回,大概有兩千多步,等于鍛煉了,走一會,就停下來欣賞玉蘭樹,玉蘭樹有三個樓層高,枝蔓伸展到走廊邊,一伸手就可以摘取枝葉花蕾,我不想圖自己的心悅,破壞它的美容,這要是在年輕時,我肯定要爬樹摘花,一展風采。面對繁花葉茂的白玉蘭樹,享受著撲鼻的香味,渾身上下有一種輕松感。心情立馬好了起來。尤其是最近有一場病,我把啥都看淡了,啥都放下了,什么金錢榮譽,憂愁煩惱、愛和恨統統都沒有了,人生在世,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死如燈滅,靈魂升天,啥都不是你的,還是活一天算一天吧,找點開心,找點快樂,只要身體好,啥都不是問題,正如妻子的微信名——開心就好。
      玉蘭樹和院子里的幾棵青松遙相呼應,與花池里的月季花、薔薇花、紫色的楝樹花構成了美麗的畫卷,把整個辦公大院裝扮的美輪美奐。白玉蘭雖沒有月季花、牡丹花紅艷、也沒有荷花美麗,可它冰清玉潔,四季常綠。春天是百花開放的時節,白玉蘭也不示弱,粉墨登場,和百花比美。夏天,更是綠樹成蔭,巴掌大的葉片把折射的陽光遮擋在外,我常常喜歡在樹下乘涼,涼風習習,吹得我頭腦清醒,心情舒暢,回到電腦桌,靈感襲來,“刷刷刷,”一氣呵成,一篇文章很快就出來了。有小雨的時候,屋里悶熱,感覺空調風不如自來風舒服,我就搬把椅子到玉蘭樹下看微信,翹著二郎腿,喝口茶,那真是游本昌的“衣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的生活。一陣風吹來,雨灑滿全身,迷迷糊糊,才覺自己做了一場夢,搬椅回屋,又提起了碼字的興趣。秋天,萬木花草凋零,老樹昏鴉、落葉紛飛,玉蘭樹依然綠枝招展,隨風起舞,沙沙沙,呼風喚雨,一場場秋雨、一陣陣秋風、絲毫不能摧毀它鋼鐵般的枝葉,蟲子冬眠了,殘荷在水面上漂浮,殘敗的秋景就像一位年邁的老人走進暮年,唯有玉蘭樹還與青松翠柏比美。冬天,北風呼呼,大雪紛飛,一場一場的雪,冰凍三尺的嚴寒,一樹的雪花冰錐,沒有把玉蘭樹打倒,倒有牛乳般的洗禮,一次次的浩劫,玉蘭樹更加英姿煥發,仍然不減春夏的風姿。鳥兒愿意在綠葉間追逐嬉鬧,放歌跳舞,晚上棲身在枝蔓間,安全越冬。
       當下正值五月,皖北大地風景如畫,月季花作為阜陽的市花,隨處可見,紅了皖北大地、紅了阜陽市容,玉蘭花也棲身在百花叢中,阜陽成了花的世界、花的海洋。
       滿院的玉蘭花香撲鼻而來,讓人愉悅,讓人癡迷......。我愛玉蘭花,因為它潔白高尚,我贊美玉蘭花,因為它不畏嚴寒,不為五斗米而折腰的精神。
               編輯:傅友君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