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如云:醉人紅

日期:2024-05-21 08:14:12 編輯:hd888 瀏覽: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醉人紅
        作者:梁如云
     “那是你秋天依戀的風,那是你漫山醉人的紅。那是你含情脈脈的心,酸酸甜甜招人疼。”這是唱山里紅的歌曲,抒情好聽。我家小院有棵山里紅,雖沒有漫山醉人的紅,但秋風徐來,一樹圓圓的小果子輕輕晃動,煞是招人喜愛。隨著果實逐漸成熟,鳥雀兒光顧得更殷勤了,從早到晚在枝頭躍來躍去,跳上跳下,迫不及待地想叼上一口這酸酸甜甜的小紅果。
       三年前這棵樹移來的時候,我還猶豫不決,蓬蓬勃勃一棵大樹,碗口粗的主干,鳳凰展翅似的分開兩根枝椏,這么多姿的奇樹擠栽在小院的角落,舒展不開,很是委屈。再說山里紅是山里的物種,要是不服水土,就難以養活??墒巧皆鼧涫瞧皆系南∮袠淠?,物以稀為貴,人見稀罕物,必定壽命長。“佳木秀諸院”,有棵珍稀的樹木在窗前開花結果,好事一樁。
      這棵山里紅和我家緣分不淺,還真給面子,落地有情,根深葉茂,生命力極強,對土壤環境要求不高。年年樹木郁郁蔥蔥,果實累累,嘉木樹庭,芳草如積,猶如放置一處碩大的盆景。別小看了這一棵平常的山里紅,卻展示著春夏秋冬不同的情韻景致,一年四季給小院增光添色不少,成了一處人見人愛的風景。
不待春雨飄灑,滿樹就綻放出了點點新綠,絨絨的嫩芽早早地傳送二月春訊。朵朵白花一夜之間怒放,一簇簇的山楂花比梨花嬌小,比雪花多情,像山野里羞怯的小姑娘,質樸無華,不為爭奇斗艷,只是默默無聞的裝點春光。
       綠葉成蔭的夏季,濃密的樹冠就是遮陽的一片綠云。有朋自遠方來,一杯清茶放在山楂樹下的石凳上,三、二知己,難得一聚,或下棋,或摜蛋,或憶起三十年前老友,或撿起失落的往事。“觀棋不語真君子”,山楂樹似乎通人氣,明情理,就是樹中君子,居高臨下,靜觀其變,只是知禮識趣,枝葉輕搖,牽動陣陣凉風,同時給勝方負方,送來清爽。
      愜意之余,有人羨慕身邊的這棵山里紅,它自由自在地安然一隅,濃蔭宜人,春華秋實,順其自然,沒有悲歡,不解煩憂,離愁別緒,無動于衷。而人非草木,熟能無情,世間“十事違人常八九”,時光流逝的無奈,給人以深思,也給人希望,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不由得撫枝感嘆道:“如果有來生,我愿成為一棵樹”。
人不是樹木,焉知草木無情?也許在草木眼中,人也是無情的。那么就并非是草木無情了,只是彼此是異類的物種,所謂的情各有不同,難以同道而已。草木未必無情,前蘇聯歌曲《山楂樹》唱道:“哦,那茂密的山楂樹,白花開滿枝頭;哦,你可愛的山楂樹,為何要發愁?”看來情之所至,樹也生愁。
         由張藝謀執導,周冬雨等主演的愛情片《山楂樹之戀》,講述了一段真心付出、清純干凈、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那棵見證這場唯美愛情的山楂樹出神入化,為該片取得1.6億票房,打破國內文藝片票房紀錄,并獲得各項大獎,付出了巨大的貢獻。此樹命運不佳,最終沉入了三峽庫底,但那一枝一葉,一束山楂花,至今仍牽動著多少人的情感。
       好花解語,一葉知秋,不知不覺間,密密匝匝小山楂已大如青梅了,漸漸染上紅暈,由叢叢青綠變色淺紅,再到深紅,到老紅。秋風吹涼,一片片黃葉紛飛,遍野秋色中,山楂樹上一串串紅果壓彎了樹枝,似翠玉瓊枝綴滿顆顆紅珍珠,紅的滋潤,紅得醉人,望一眼醉了三分。
     “鳴蟬抱葉落,及地有余聲”,寒蟬凄切,草木凋零,無情的秋雨下個不休,雨后的山楂卻更為鮮艷,更加水靈,更顯得情誼濃濃。一個個山楂呡著小嘴,笑瞇瞇的掛在枝頭,等待著有緣人。
       本地人很少見過這么大的山楂樹,幾乎所有的遠親近鄰,無論何時到來,總要摸一下,趕上山楂紅了,摘一顆嘗嘗鮮,那是人之常情。不過不是讓人酸掉牙的那種,而是微酸綿甜,糯中帶沙,可口開胃,不吃不知其味之美,吃了還想吃,就隨意採取。
“      不讀書來老更閑”,身邊有了這棵山里紅,就不會閑得孤獨,幾乎每天都會在樹下徘徊,或觀察果子的狀況,或摘除生病生蟲的葉子。有時在電腦前打字久了,深感疲憊,便繞樹數匝,醒目解乏。有時純屬閑坐,小鳥不停地鳴叫,歌聲隱隱約約傳來,天籟之音盈耳,一種自然而然的親切感融化在心中,一時竟然周公夢蝶似的忘乎所以,恍惚間,不知道為什么人好似眼前的樹,樹也好似身邊的人。
                                  編輯:傅友君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